快訊/朱學恒強吻「寧自爆也不道歉」 鍾沛君千字文吐心情:忍辱負重

分享:

即時中心/綜合報導

國民黨北市議員鍾沛君今年6月控訴名嘴朱學恒二度強吻,北檢今天(23日)宣告全案偵結,正式以涉強制猥褻罪起訴,稍早鍾沛君也發布千字聲明回應,控訴朱學恒寧可做出「告發自己」的可笑行為,仍未向她道歉。

鍾沛君聲明全文:

首先感謝承辦檢察官,本於專業,明察秋毫。

我揭露事件,檢察官啟動偵辦至今一百多天,期間很多朋友關心垂詢,但因為我在首次庭訊時,就與檢察官約定,暫停發言,嚴守偵查不公開,所以都未回覆。

很高興,如今終於能對各種關心與支持,表達感謝,我除了對我本身提供的證據有信心,也始終相信,司法仍有正義。

其次,向大家報告幾件事實面的資訊:

朱學恒先生自去年八月六日案發迄今,從未向我道歉,他寧可做出「告發自己」的可笑行為,仍未向我道歉。

而本案在曝光後,我就已經委任律師提告,並未如外傳,說我本人不告。

最後,簡單分享幾點心情:

忍辱負重,大概就是我這一百多天來的寫照。

一是我既然已經訴諸司法,並且與檢察官約定偵查不公開,就必須冷眼沈默,暫時忍受朱學恒重開頻道,接受抖內的行逕。

二是在我沈默期間,忍受各種謠言滿天飛,例如某些親近朱學恒的名嘴謊稱什麼:

「不是親嘴,是親額頭」

「都成年人了,哪有這麼天真」

「誰對誰下藥,還不知道呢」之類的無恥言行。

事實只有一個,就是強制猥褻,我不求你們有臉面對我,但求你們還有臉面對自己。

三是政治。

事件爆發之初,我確實收到很多關懷與問候,尤其是許多我意料之外的,知名的綠營側翼粉專名嘴們一個個來我的臉書粉專讚聲叫好,反倒是不少藍營支持者提出質疑,認為朱學恒是所謂「友軍」,對於打擊民進黨有幫助,我為什麼不能忍一忍就好。

但當我在雲豹能源那波議題攻防,批評了賴品妤,很多曾經來對我讚聲叫好的綠營側翼名嘴們,一下子變臉了,還說著一些我難以理解是不是反串的語言,像是:

「當時我們支持妳,現在看來不需要了」

「妳現在這麼囂張,以後看誰要支持妳」

所以,這類留言要表達的是,因為我指控的對象,當時被視為藍營「友軍」,所以支持,但當我批評綠營,就不值得支持?

原來,這些支持,不是出於價值,不是出於是非,而是看倒霉的是誰,來選擇性支持?甚至,是一種交換?

我寧可相信,那是部分人的想法,但是,我確實留意了一下,早先支持我指控朱學恒的綠營黨公職民代,有頭臉的人物,沒有對後來這些對我的攻擊,有隻字片語。

所以有人說,賴清德主席,帶領民進黨反省了?

我連冷笑都不屑。

我不敢說我當初就料到一切,但我確實在揭露事件的文末寫道:「不用把我當成受害者」,因為我不願成為刻板印象的那種受害者,縱然我有情緒,我在一些時刻感覺自己碎成碎片,但更多時候,我要自己如常生活、努力工作,因為生命中還有值得我珍視保守的快樂。

我從不預期自己的公道,會來自於什麼給予,我會去掙,為此戰鬥!

感謝蘇敬宇律師的專業與信心加持。

感謝另一半的無條件支持。

留言衝人氣 10則留言

登入留言有機會獲得旺幣哦!
NO MESSAGE 無任何留言,趕緊搶頭香!